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恶龙咆哮~嗷呜 > 第181章 完结

第181章 完结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龙明本来想把自己可以吸收信仰之力的事说给骨龙爸爸,但是一看克劳德还在一旁,就决定还是等克劳德进了深渊再说,底牌在最后拿出来比较好。
  路德维亚听见儿子的回答,灵魂火焰静静燃烧着,小龙比他想象的还要勇敢和善良,从他的视线看去,可以看见小龙金色的灵魂之火越发璀璨浓郁,像是即将升起的朝阳,充满了勃勃生机,扫荡一切污浊。
  这是他的儿子。
  路德维亚看着还处于成长期的小龙,只觉得他哪哪都完美。
  “克劳德。”路德维亚抬头,声音变得严肃无比:“我此次从深渊出来就是遵从魔王陛下的命令,将你逮捕回深渊。”
  克劳德透过外围的深青色火焰,脸色有一瞬间扭曲:“我犯了什么罪,魔王陛下要抓我?”
  路德维亚从深渊里拿出一本【魔界治安律法大全】,书页无风自动,翻到了中间一页,一道青年的声音响彻整个神坠之地,冷漠中带着莫大的威严,来自深渊之主魔王陛下的威压直接让克劳德跪了下去。
  “克劳德,你违反了【魔界治安律法大全】第七百三十六条,擅自扰乱艾泽瑞克生灵的生活,给他们带来了生命危险,破坏了魔界和艾泽瑞克的和平,罪证如山,路德维亚将会逮捕你,不要做无谓的反抗。”
  “魔王陛下喜欢听话的罪犯,克劳德,希望你想想清楚抵抗的后果。”路德维亚爪尖一挥,长达数十米的深渊之门出现,一片血气缭绕中,可见地狱三头犬正滴着口水,虎视眈眈的望着克劳德,龇牙咧嘴的凶狠模样仿佛要从他的身上撕下一块肉。
  “魔王陛下很看重你,克劳德,深渊之门可不经常开。”
  克劳德脸色一变,深渊之门一旦打开,深渊意志的触角就会蔓延到他这边,这么多年,他一直用那些邪神的气息掩盖自己,就是为了避免深渊意志找到他。
  龙明感觉到旁边的海顿兴奋了起来,瞬间明白了。
  海顿呼吸急促的望着那个深渊之门,他想回家了,那道门就是通往回家的路,一千年没见,他十分想念他的父母和弟弟。
  龙明低头,用爪子把海顿朝深渊之门那边推了一下:“去吧。”
  海顿立刻转头看着他,高兴之余有带着一丝愧疚,他也没有帮恶龙大人做什么,恶龙大人就这样放他回家了。
  龙明看他不走,又推了他一下。
  “谢谢您。”海顿对着恶龙大人弯腰,十分诚挚。
  “不用谢。”龙明觉得海顿这个魔鬼还挺可爱的,他望着海顿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跑到了深渊之门。
  海顿咬破手指,将鲜血涂在深渊之门上,嘴巴里喃喃着深渊之歌,深渊意志感受到子民的鲜血和呼唤,慢慢动了动思绪触角,将它子民身上的一点脏东西弹去。
  海顿感受到附着在他身上邪神气息的消失,眼眶一红,他自由了。瘦弱的手贴在古老的大门,海顿鼓足力气推开,门的后面就是深渊,他的家,他要回家了!
  巨大无比的青铜门发出令人牙疼的咯吱声音,宛如老旧的机器在转动,灰尘滚滚而落。
  克劳德呼吸一滞,不,他不能坐以待毙,万一让海顿成功推开深渊之门,深渊意志就会从门里出来找到他,他会被深渊意志拖下深渊的。
  想到这,克劳德内心杀意更甚。
  笨拙厚重的门上鲜血淋漓,顺着门上的纹路缓缓滴落,三头犬在门两侧,将视线转到这个魔鬼上,尾巴晃了晃。
  终于,在海顿的努力下,深渊之门一点一点的动了,他眼睛一亮,就在门即将打开的时候,背后突然传来尖啸的风声,眼角余光看见银色的匕首已经近在眼前。
  海顿惊骇不已,堪堪只来得及转身抬臂一挡,可惜,克劳德的屠刀已经到了眼前。
  “海顿!”龙明没想到克劳德这么疯狂,居然想杀了海顿,尾巴迅速的朝克劳德卷去,可惜克劳德有备而来,出其不意之下,那把匕首实在太快了。
  龙明瞳孔一缩,怎么会……
  “噗嗤。”
  一把匕首插进了心脏,鲜血汩汩而下,瞬间染红了地面,血腥味让地狱三头犬暴躁的吠了几声,克劳德手一抖,眼睛都是猩红,嘴唇颤颤的,魔纹瞬间布满了全脸,狰狞可怖,獠牙毕露,嘶吼了一声:“谁让你跑过来的!!你他妈脑袋饿坏了吗?老子不是让你乖乖呆在山洞里吗,你为什么不听话,你为什么不听话!”
  克劳德失控的看着塔塔,目眦欲裂,拿着匕首的手抖个不停,刚刚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收住匕首攻势,就这样插了进去,人类温热的血液从上方流下,滴到他的手腕上,粘腻带着猩甜。
  海顿身体僵硬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塔塔,他刚刚只感觉眼前一花,塔塔就冲了过来,克劳德的匕首恰好插在了他的胸膛上,变故来的如此之快,让再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。
  “塔塔。”龙明反应过来连忙飞到深渊之门前,撒旦紧随其后,龙明看着咳嗽溢血的塔塔,着急的对着克劳德吼道:“你快把匕首拿开啊,奥利奥会治愈术还有返血魔药,快点让塔塔喝下去。”
  邪神神使们他们也跑了过来,虽然他们很讨厌团长,但是他们并不讨厌塔塔,相反,他们很喜欢他。
  撒旦和奥利奥站在一旁,警惕着沉默的墓碑之灵。
  赛格咬咬牙带着书和笔也挤到了深渊之门前。
  “塔塔。”露西眼泪不由自主流了下来。
  “团长,拿开匕首。”维克拉姆声音冷冷的。
  “你不是最喜欢塔塔的吗?为什么这样做。”赫诺望着一动不动的克劳德,心里一横,直接上手想把那个匕首拿出来。
  克劳德手一挥,赫诺整个人被甩开,奥斯汀他们被气浪一冲,四人连带着赛格都被甩到了地上。
  克劳德抬起头看着塔塔,眼眸猩红的仿佛要滴血:“你为什么不听话。”他今天明明让塔塔在山洞里等他的,为什么不听话要跑出来,为什么要出来挡刀。
  “咳咳。”塔塔感觉心脏好疼,浑身都疼,骨头好似要碎了,好不容易才喘口气,眼前发黑,他摸索到自己心脏处的匕首位置,感觉到团长的手一直在颤颤的。
  塔塔睁开眼睛,望着上空的恶龙大人,恶龙大人的眼睛真漂亮啊,亮亮的金色就像是太阳,从第一次见面,他就喜欢上了呢,恶龙大人给他的蜂蜜糖也好吃,可惜,以后好像吃不到了……
  团长对他也很好啊,小时候是团长把自己带大的,他饿的要吃树皮的时候,是团长救了他,也是团长教自己读书写字,放风筝也是团长教的,叠小船也是团长教的,没钱的时候偷偷省下口粮也要让自己吃饱的也是团长。
  可是团长是坏蛋,他要做很不好的事情,塔塔握住团长的手,感觉有点冷,也不知道是他冷还是团长冷。
  “团长……”
  克劳德不敢把匕首□□,匕首是他用一截邪神肋骨打磨成的,他担心一抽出来,匕首也会把塔塔微弱的生机带出来。
  他一手养大的崽子居然要死在了他的手上,克劳德只觉得一阵讽刺,这算什么,报应吗?可是为什么不报应在他身上,塔塔是一个傻子,他懂什么。
  “团长……”塔塔指尖握住团长的手,感觉嘴巴里都是血,身体里的血流不尽一样从他的喉咙里涌到嘴巴,顺着下巴流下。
  “别叫我团长。”克劳德感觉那红刺眼的很,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狠狠捏住,无法呼吸,他为什么会有这样傻子儿子。
  “团长。”塔塔眼睛涣散,执着的叫着,就像是小时候一样。
  克劳德抱着塔塔,就这么看着深渊之门在他眼前打开,深渊意志的触角很快缠上了他,想把他拖回深渊,接受魔王陛下的制裁,明明在刚刚他还在以命抗争,结果,随着塔塔的死亡,他好像也死了半条命。
  “团长,不要干坏事了…反正你最后也不会赢…”恶龙大人那么多人呢,恶龙大人的爸爸也在,还那么强大,肯定打不过的,魔王陛下如果看团长杀了海顿一定会很生气吧,这样团长说不定会死刑的……塔塔感觉内脏都化成血流出来了,肚子空空入也,好饿啊,好想吃饭,蜂蜜糖也可以。
  克劳德听着塔塔熟悉无比的戳心话,扯了扯嘴角:“你别睡觉,我不干坏事了。”
  塔塔只感觉又困又疼又饿,从灵魂深处传来的疲惫感让他睡意更浓,好痛苦啊,是不是睡着就会有蛋糕和蜂蜜糖了,他一定要吃饱了。
  “塔塔,别睡。”克劳德慌了。
  “别摇了。”路德维亚不知何时过来,他俯视着克劳德,声音是公事公办的冷厉:“再摇人就真的死了,不如你现在进去深渊之门,求求魔王陛下看他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他。”
  “魔王陛下挺喜欢人类小宠物的,在宫殿里养了几只,”
  “怎么样,你…”去不去?
  路德维亚话还没说完,就看见克劳德抱着塔塔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了深渊之门,墓碑之灵跟着他,海顿愣了愣,连忙也跑了进去,深渊之门缓缓关闭,地狱三头犬也消失不见。
  龙明在高空,总觉得墓碑之灵在最后的时候对他笑了笑,充满了狡黠。
  看不出来那个人类小崽子还挺受克劳德重视的,路德维亚这样想道。
  “事情就这么解决了?”赛格拿着羽毛笔挠了挠头。
  “还有那个诅咒。”格鲁提醒他。
  龙明看向那一堆邪神骸骨,落在地面上,顺便把他可以吸收信仰之力的事情说了一下。
  “奥利奥给我的信仰之力,它们可以净化那个诅咒,但是要完全解决那个诅咒,需要很多很多的信仰之力。”龙明甩了甩尾巴,仔细解释。
  路德维亚听完,看了一眼奥利奥。
  奥利奥对他微微一笑,神色温和平静。
  “这个好办。”赛格脑袋一转,立刻想到了办法:“我的书要出了,到时候一定会让恶龙大人的声望遍布在艾泽瑞克。”
  “那你一定要好好写。”赛丽亚认真叮嘱。
  “当然了。”赛格转动羽毛笔,在游记上写个不停。
  维克拉姆他们对视一眼,异口同声说道:“我们愿意为恶龙大人效劳。”
  撒旦拿着镰刀:“我也会为小龙增加信仰之力的。”
  格鲁摸了摸小龙的鳞片:“信仰越多越好吗,我会让勒索族信仰你的,虽然可能刚开始不多,但是我相信会越来越多的。”
  龙明蹭了蹭他:“谢谢格鲁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