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和爱豆对家领证后 > 完结

完结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公寓客厅内,邵立急得团团转,等郭彬从市外坐高铁赶过来时,已是当晚十一点。
  
  “怎么回事?”
  
  “彬哥!不知道啊!我们也搞不清怎么回事。”邵立心急如焚,示意紧锁的卧室,压低声,“凛哥在房间里呢!就早上喝了一杯水,到现在什么话也没说。”
  
  段凛反常,今天一天的通告悉数置之不理,整个团队都急,也没法。郭彬忧心忡忡去敲门,没人应声,金牌经纪人跟做贼似的凑近门缝窥了眼,立刻皱眉。
  
  “什么味儿?”
  
  烟味。
  
  空荡而冷寂的卧室内,没开灯。落地窗外俯瞰着国贸cbd的繁华夜景,整座城市在暴雨的冲刷下,熟悉却也陌生。
  
  段凛斜靠坐于落地窗旁,地上熄了不少烟头。他仅瞥了一眼,垂眸,容色沉静。
  
  又咬了烟,在抽。
  
  在这个梦里,没有阮瑜。
  
  阮瑜的人生在四年前戛然而止。过去整整四年,她杳无音信。
  
  段凛兀自翻着新闻。
  
  记忆里,她那些拍过的综艺,演过的电影,此时此刻全换了人。
  
  冰冷的屏幕上是铺天盖地的历史。自己曾与她合作的综艺,演过的戏,相同的角色已然换成了其他的女艺人。有的平平无爆点,有的仅是小有水花。屏幕上缺了她那副鲜活灵动的模样,像一场怪异而拙劣的模仿。
  
  卧室里的电视屏正亮着,在放《无声惊雷》。
  
  段凛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。这个梦里,《无声惊雷》依旧拿了奖,只是女主演却不是她,男女主角的亲密戏份也被删改得七零八落。
  
  而记忆与梦截然相反。
  
  当初,在《无声惊雷》送电影局审片的期间,段凛走了一些关系,也动了一点手段。为的是在电影上院线时,最大限度保留片中感情戏的完整性。
  
  是私心,也是不怎么光彩的诡计。
  
  出演《无声惊雷》时,段凛明白自己未曾尽到一个演员的专业职责。他入戏很少。
  
  片子里的情感剖白,眼神流露,很大程度源于他的本心。
  
  世界在观影见证。
  
  烟燃到尽。段凛掐了烟,扫一眼,抬手关电视。
  
  偌大的卧室又浸入一片死水,窗外骤雨如砸,室内寂静如默。
  
  早在很多年前,段凛与段谨成对坐闲聊。段谨成掸了掸烟灰,笑笑对他说:“年轻人别太挑剔,碰上合适的小姑娘不如试试,别到最后跟我一样孤独终老。到时候等咱俩兄弟老了,只能在养老院过一辈子,那日子得多难熬。”
  
  依恋障碍一直是段凛的心结。
  
  即便在学表演后,状况有所好转,可在私底下仍旧独而冷漠。
  
  阮瑜不同。
  
  第一次真正注意到她,就是在这套公寓里。
  
  她在书房打游戏,一个人也玩得异常热闹。情绪饱满,鲜活生动。
  
  段凛在脑海中清晰描摹出阮瑜的模样。
  
  笑起来很好看。一双杏眼弯起,眼角眉梢俱是灵动的雀跃感。
  
  哭也漂亮。湿润的睫毛一簇簇耷落下来,伤心的,委屈的。以及,难耐的。
  
  一颦一笑,一举一动,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似乎都在牵扯着旁人的情绪。
  
  她面对困境时的果敢勇气,罹近生死前的坦然乐观,一切的一切,让段凛没办法再冷眼旁观。
  
  头一回琢磨出了与人共情感染的滋味。
  
  她是他的共情。是他的羁绊。
  
  段凛绷紧了喉骨,淡漠的眉眼间隐约有倦色。想。
  
  无论过去,无论未来。她不可能与自己毫无交集。
  
  只是梦。
  
  梦醒后,她还好好的活着。
  
  落地窗外的雨下个不停。暴雨连同夜幕一起湮没星光与晨光,天亮不起来。
  
  一整晚,段凛维持着靠坐的姿势没动,一时回忆起许多事。像确认,又像自我说服。等到小心翼翼的敲门声再次响起,段凛瞥了眼座钟,六点。
  
  又是清晨。
  
  “凛哥,你醒着吗?”门外是邵立的声音。
  
  片刻,又换成郭彬:“阿凛,出什么事了这是?”郭彬斟酌,“是私事的话,我就不问了,这两天的通告我都替你延了,但今天下午英影的股东会你还是得参加一趟……”
  
  段凛没应。眸底长夜一般的漆黑。
  
  梦醒了。
  
  .
  
  卧室门开的那刹那,守在客厅的团队几人闻声看去,都狠吓一跳。
  
  段凛身上还是昨天被雨淋了几回的那套短袖长裤,连换都没换。门一开,烟味更重了,闻着像是那种辛辣的外烟,邵立和小群相觑无言,震惊,凛哥不是从来不抽烟的吗?
  
  这一宿得抽了多少烟啊?!
  
  下午,去英影的路上,商务车内鸦雀无声。
  
  司机频频往后视镜看,张□□络气氛:“北京都多少年没这么下过雨了,这雨下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唷!”
  
  “我看天气预报说下午能放晴,飞机今晚就能飞。”小群回。
  
  郭彬:“天气预报什么时候靠谱过?通告再缓两天吧。”
  
  聊完,一阵缄默。
  
  邵立去看后座的段凛,见凛哥阖眸小憩,没接话,低压着冰冷气场,比过去任何一次都要平静。
  
  平静得几近骇人。
  
  郭彬把段凛这两天的通告全推后了,但下午在英影的股东会推不了。
  
  英影这几年一直在准备a股上市,公司在上个季度刚过证监会的发行审核,接下来就是无休止的股东会议。作为控股股东,段凛需要到场。
  
  公司坐落在东三环商区内,车拐进地下停车场,电梯刷卡,一路上行。
  
  段凛很少来英影,他是公司的最大股东,也是当红顶流。电梯上上停停,期间不少艺人和经纪人纷纷诧异,随即殷切笑着致意。
  
  高层,郭彬正并肩跟段凛自走廊穿行,余光见他忽然驻足。
  
  “怎么了?”
  
  段凛的视线落向右手边的小会议室。透明的玻璃幕墙内,一女孩正在和男人激烈讨论着什么,看模样气得快要浑身炸毛,就差要翻白眼,被旁边女助理扯了下衣袖才憋住了。
  
  静看了几秒。
  
  段凛问出今天第一句话:“是谁?”
  
  “哦他,杨啸啊。”郭彬认识那男人,“去年我从皇娱挖过来的经纪人,你年会那会儿碰过的。”
  
  “另一个。”
  
  郭彬一愣,反应过来段凛在问那女孩:“她?”
  
  那就真不熟了:“公司新签的艺人?”郭彬一想,“也不像,敢跟经纪人叫板的艺人还真少见。”
  
  杨啸看见会议室外停着的段凛两人,忙赶出来。
  
  “段老师!彬哥!”杨啸笑得客气,“好久不见啊。”
  
  郭彬:“你跟里面那个女孩儿,你俩吵什么呢?”
  
  “没,小事,小事……”
  
  杨啸支支吾吾,郭彬大概听明白了。
  
  几个月前英影的星探挖了一个男网红进公司,签在杨啸手底下。那网红先前是靠在短视频平台上拍微电影火起来的,迷妹不少,而谁也没想到签英影前和前东家还有合约没断干净,这不,如今前东家的人找上来了。
  
  那网红最近靠着英影的资源在拍一部古偶网剧,有小火一把的潜质。杨啸想着前东家不过就是一个做新媒体起家的小工作室,也闹不出什么风浪,打算把这事私了了,所以就约人过来谈。
  
  来谈的女孩叫阮软,就是那网红先前签的工作室合伙人之一。
  
  阮软。
  
  旁边,杨啸擦着冷汗一个劲儿道歉,说保证会把事办妥。
  
  段凛的视线隔着玻璃,与会议室里的女孩目光相接。
  
  女孩炸毛的表情一滞,眼神复杂,非常不自然地拿起杯子喝了口水。
  
  仅是须臾一瞥,段凛容色淡漠。盯了会儿,收回目光。
  
  “走吧。”
  
  没再过问。
  
  股东会持续一整个下午。
  
  会议室,落地窗外,整座城市下着雨。雨势显然小了,可还是密云昏蔼,分不清昼夜。
  
  段凛全程紧蹙着眉。
  
  回忆刚才那一幕。
  
  她在紧张时会不断喝水,放下杯子时,小指也会习惯性地挠掌心。
  
  又回忆起。
  
  似乎见过那人。
  
  前年。在阮瑜还在重症病房时,似乎潦草瞥过一眼。
  
  之所以会有印象,仅仅是因为她像阮瑜。
  
  身边的一切,与阮瑜有关,却又无关。
  
  像一场荒诞的梦。梦醒时分,才发现阮瑜也许只是潜意识里的捏造幻象。
  
  可她曾那么真实。
  
  再一次尝试在脑海中描摹有关她的过往,段凛蓦然一顿。
  
  竟开始记不太清了。
  
  有秘书进来续咖啡,刻意在段凛身边停留一会儿,脸颊绯红,将咖啡杯递过去。
  
  “怎么了吗?”秘书见段凛神情有异,柔声问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