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陈寿 > 第六章 黑心商人

第六章 黑心商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看着一个个的小瓷瓶,陈寿又陷入了沉思。
  香料精油做出来了,可是怎么卖呢,尤其是该怎么推广呢。
  打出名气才是最重要的,不然烂在这小院,分文不值。
  这个年代也没有个电视网络,就算有自己也没钱打广告,守着金山而没法搬,不由得陈寿长吁短叹。
  可惜这个时代,没有明星,找不到代言人...
  咦,明星?
  陈寿突然想到,在酒楼那些食客的话,这醉月楼的薛姑娘,见一面就要千两银子,结交的非富即贵,不就是最好的人选。
  这些人,就是当代的女明星嘛。
  醉月楼什么的,不就是青楼,陈寿一想还有些紧张。
  “陈福,你去洗把脸,跟我去一个地方。”
  “去吃烧鸡么?”陈福激动地问道。
  “鸡鸡鸡,就知道鸡,赶紧洗脸。”
  陈福去洗了把脸,陈寿上下打量,这小子浑身脏兮兮的,不知道多久没洗澡了,就这还去谈生意?只怕连醉月楼的大门都进不去。
  陈寿看了一眼怀里的瓷瓶,还有鼓囊囊的荷包,里面全是银子。
  “罢了,这点魄力还拿不出来,谈什么赚钱。”
  陈寿一咬牙,带着侄子,先是来到裁衣房,置办了两身织锻衣服,花了十两银子。
  把陈福心疼的眼珠子都红了,出门时候,双手捧着衣服,走路小心翼翼地。
  陈寿自己也要了一件合身的袍服,腰束锦带,盘髻簪发。人靠衣裳马靠鞍,陈寿穿上这身衣服,愈发显得英眉朗目,俊俏非凡。
  陈寿给了他一脚,“做什么怪,给我好好走路。”
  两个人又来到香水行,也就是后世俗称的澡堂子,交了几文钱洗的干干净净。
  这香水行内,除了一个大池子外,还有澡豆子。
  捏脚、搓背、捶腿一应俱全。汉人对沐浴的热爱,早在春秋时候就开始了,诗经里也多有记载。
  东汉许慎的《说文解字》中也记载:“浴,洒身也;洗,洒足也;澡,洒手也。”汉代的时候,官府就专门为洗澡设定了一些假日,“五日一假洗沐,亦曰休沐”。也就是时隔五天,每个人都要回去洗澡沐浴。到了唐朝的时候,就改成了十天,称为“休浣日”。
  他们来的时候不是最热闹的时候,池子里没有几个人,陈寿带着陈福泡了一通,神清气爽,浑身舒泰。
  换上新衣服,陈福去叠自己的旧衣服,被陈寿随手一扔,“这玩意留着作甚,以后再也不用穿了。”
  陈福打量着自己的新行头,又激动又心疼,龇牙咧嘴地道:“二叔,这也太贵了,在咱们村,娶个媳妇也花不了这么多钱。”
  “你把小瓷瓶给我背好,一会就站在我身后,眼睛不要乱看,更不要乱说话,知道了么?”
  “知道了。”
  陈寿满意地点了点头,这时候一个马车停下,赶车的马夫笑着问道:“两位爷,你们哪是走路的身份,去哪您说一声,小人载您去呐,只要赏点辛苦费就好。”
  大城市就是不一样,都能打车了,陈寿笑道:“好,去醉月楼多少钱?”
  “原来公子是要去醉月楼快活,这路倒也不远,公子给十文就行。”
  十文属实不贵,陈寿点了点头,叔侄俩上了马车三拐两拐的来到了一个幽静的巷子,虽未到掌灯时分,各房院落中还是能飘出浓浓的脂粉香气和丝竹之声。
  一路上,稍微了解了一下这个醉月楼,是一个叫苏乐的老鸨开的,当真是个销金窝。
  凉州城内,多少的达官显贵,在这挥金如土。
  但看外观,这醉月楼更像是一个书院,粉白墙面,青砖碧瓦,任谁都说是个风雅去处。
  两个人一迈进大门,便有足穿毛猪皮靴,头戴绿色角巾的龟公过来迎客喊堂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