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陈寿 > 第一百零二章 温水煮蛙

第一百零二章 温水煮蛙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禁军中来了一群老东西,分派到了各个营中,很快就搞得天怒人怨。
  
  这些人,就如同是个挑刺机器,看什么都不顺眼。
  
  关键他们看不顺眼的就要管,连打带骂,把禁军上下收拾的哭爹喊娘。
  
  很多小将,仗着和几个将军认识,就去告状。
  
  不管是张正元还是高欢,都沉着脸把他们骂了回来,这下大家明白了,这些人憎鬼厌的老杂毛,是上面支持的。
  
  那还能怎么办,咬着牙忍吧,反正再差也不能比以前禁军世家时候惨吧。
  
  西凉的这些老将,也不是故意找茬,他们以西凉兵的标准来看这些禁军,感觉每一个都是废物。
  
  这样的兵,送到西北战场,一个冲锋就被羌人杀光了。
  
  就更别提在野外遭遇,亦或是伏击了,他们是西北百战之后,劫后余生的老兵,对这种禁军自然看不顺眼。
  
  再加上顶层将军的纵容和庇护,让他们更是放开拳脚,对这些禁军进行重新改造。
  
  能在西凉活到退伍的老将,手上不知道有多少条人命,见惯了生离死别,站在那就比寻常人多了一份气场。
  
  禁军的日子,越来越不好过了....
  
  ---
  
  皇宫内,春和殿。
  
  以前的杏黄色帷幕全部被撤掉,大殿内乌烟瘴气,一片叫好声。
  
  只见当朝天子赵材,神色紧张,双眼发亮。
  
 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地上竟然有两只斗鸡,其中一个是金红相加,另一个则是黑色。
  
  捉鸡人手一放开,那两只鸡立刻绷直身体,高耸着头,爪、胸、颈、首,斜着昂着一条直线,然後发出一声尖啼。
  
  黑色的斗鸡胸脯肌肉隆起,中间凹出一道细线,羽毛凌乱不堪,显然此前已经斗过多场,唯有黑色的鸡尾依然完整,骄傲地高高耸起。
  
  “襄阳侯送的这只鸡,着实厉害,朕拿着它到汴梁集市,未尝一败。”
  
  周围的小内侍马上恭维奉承起来,赵材被说的精神奕奕,比斗鸡还精神。
  
  日理万机,听起来容易,真做起来就会发现根本不是人干的事。
  
  除了寥寥几个帝王,古往今来就没人能坚持住,因为这事太耗费心神了。
  
  赵材勤政了几天,就有些懈怠,这时候苗德上场了,他带着一群内侍省的太监,变着花样哄他玩耍,很快赵材就发现了一个个新的天地。
  
  原来人生有如此多的乐趣,斗鸡斗狗斗蛐蛐,玩鸟玩鹰玩弹弓,就差年纪太小,还没开始玩女人了。
  
  “忠勇侯到!”
  
  一声尖锐的嗓子,把赵材吓了一跳,“赶快,快,快收起来。”
  
  几个小太监,手忙脚乱,春和殿内鸡飞狗跳。
  
  陈寿进来之后,先闻到一股怪味,然后看脚下踩着一根鸡毛,轻咳一声,抱拳道:“臣陈寿,参见陛下。”
  
  “忠勇侯免礼平身,来人呐,赐座。”赵材对陈寿还是一丝丝的畏惧,就怕陈寿怪他玩乐。
  
  陈寿也不知道,为什么他觉得自己会管他,估计是因为太后那边,经常让他听自己的话吧。
  
  陈寿笑道:“陛下,近日城中白莲教猖獗,扬言要为逆太子赵哲复仇,臣唯恐他们卷土重来,故而想要加强开封府周围的兵力。”
  
  “兵从何来?”赵材对眼下的情况,并非一无所知,地方豪强大多听调不听宣。
  
  “大名府距京师最近,何不从大名府调兵。”
  
  “大名府的兵马,会听朕的话么?”赵材不自信地问道。
  
  陈寿心想,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,心里虽然这么想,但是陈寿脸上却怒气疼疼。
  
  “陛下何出此言,正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,梁仲秋也是齐臣,食齐禄,安能抗拒天旨。陛下尽管下旨,若是此獠敢抗旨不尊,臣必亲自领兵,将他擒来,供陛下发落。”
  
  “就依忠勇侯之意。”赵材心中有些不情愿,大名府可是有十五万人,万一打不赢...
  
  陈寿刚想离开,突然一只鸡窜了出来,险些飞到他的脑袋上。
  
  赵材吓了一跳,转头一看,那个小太监早就吓昏了。
  
  陈寿身子一顿,没有回头,训斥道:“春和殿岂能藏鸡,不要惊扰了陛下,不然你们有几颗脑袋。”
  
  说完之后,陈寿就走出了大殿,赵材这才抚了抚胸口。
  
  “忠勇侯要打大名府,可千万不要出乱子才好。”
  
  ---
  
  陈寿回到水榭,早就有一众官员在此等候。
  
  见他进来,众人一同起身,拜道:“侯爷。”
  
  陈寿摆了摆手,走到上首坐定,目光扫了一圈。
  
  “我已经向陛下请旨,此番必须除掉梁仲秋,和大名府的十五万兵马。”
  
  黄真抱拳道:“侯爷所言极是,大名府距离京畿太近,而且又没有天险可守,有这么十五万人在,我等坐立难安。”
  
  “梁仲秋乃是魏云色的女婿,虽然前番摄于压力,黯然退兵,心中岂能不恨。这样的人,镇守在大名府,就如同在我等头顶,悬着一把利刃。”
  
  “不知忠勇侯,有何妙计。”
  
  陈寿笑道:“我调他来守京畿。”
  
  大堂内顿时安静下来,所有人面面相觑,都是一副呆住的样子。
  
  “此非开门揖盗?”
  
  陈寿摇头道,“梁仲秋,一迂腐书呆子而已,我今日下令让他调两千人来,明日下令让他调到河间三千,此乃温水煮蛙之计。”
  
  “温水煮蛙?妙啊!”黄真笑道:“莫非是缓缓加温,一刀刀割掉他的肉,却不骤然施压,让他在反与不反中,一步步妥协,最后无力也无胆与我们为敌?”
  
  “正是!”
  
  陈寿凝声道:“第一步,我们先去其兵马,只拿掉他五千人。然后断其粮草,削减供度,最后离间他的手下,安插自己人进大名府。不出一年,大名府梁仲秋,必为我所擒。”
  
  刘志荣叹道:“就怕他狗急跳墙。”
  
  “我们在他脖子上,套上一个项圈,他要跳墙的时候,就给他缓一缓,他若是不敢跳墙,就给他紧一紧,早晚勒死他。梁仲秋不过是一个落第秀才,只因为攀上了魏云色,才能成为一方封疆大吏。魏云色为什么安心把十五万人交到他手上,就是因为他优柔寡断,胆小懦弱,没有野心,方便魏云色控制。似这等无能之辈,让他鼓起弥天之勇,难如登天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